假冒美容针通过微商流向31省市美容院黑诊所

文章来源: 央广网
发布时间: 2017/11/22 17:25:00

  隐藏在100多个微商群中,将留学生、网红模特等数十名核心下线纳入麾下,从日韩走私美容整形假药,销往全国31个省市,流向没有正规医疗资质的美容院、黑诊所。


  11月22日,在连云港市政府举办的“像抓酒驾一样打假——连云港东海警方破获公安部督办微整形假药案”发布会现场,警方通报,东海县公安局食药环侦大队在阿里巴巴大数据技术协助下,破获一起特大假药案,涉案人员近150人,35人相继落网,涉案金额以千万计。目前,警方正全力追缴假药。


  这是全国第三场打假直播,东海警方首次对外公布了查获的假药窝点、抓捕情况等第一现场,并在直播现场展示了流向美容院、黑诊所的数十种假药,呼吁全社会共同监督治理假货,“公安机关将一如既往加大打击力度,像抓酒驾一样打假,坚持除恶务尽,坚持警企合作从源头治理假货,让制售假者无处可藏,让天下无假,全民安康。”


(连云港东海县公安局食药环侦大队,破获案值上千万的微商美容整形案,涉案人员150余人,假药流向全国31省市。警方供图)


  韩国日本代购美容整形针剂实为假药


  今年1月16日,东海县公安局食药环侦大队接群众报案称:其本人通过微信购得一瓶印有外文的肉毒素,怀疑为假药。经过东海县公证处外文翻译公证,是名为产气荚膜梭菌毒素A型的肉毒素,后东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该肉毒素按假药论处。食药环侦大队随即立案侦查。


  在警方立案前,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在日常主动风控中,通过大数据食药模型监测,发现淘宝网一家店铺销售美容整形商品,疑似假药,经抽检确认为假药。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通过与公安部门建立的紧密合作机制,及时将该信息推送给江苏警方。


  “网络本身不会生产假货,真正的假货源头在线下,如果不能协同各方打掉源头,假货今天换个马甲,明天换个平台,打假只会陷入屡打不绝的困局。”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打假特战队高级专家诚黎透露,正是经过警方和阿里的进一步分析,一个微整形假药销售网络浮出水面。


  正在侦查之中的东海县公安局食药环侦大队接到上级公安机关转来的这一线索,这让办案民警兴奋不已。


  东海县公安局食药环侦大队民警陈飞翔称,基于该线索,东海警方迅速锁定了26岁的本地女子王秀华(化名),在其住处收缴了564张快递单和部分含有肉毒素、玻尿酸的假冒药品,经东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鉴定为未经批准进口的假药。


  王秀华供述,她利用此前做微商面膜时攒下的数千个微信好友,从去年4月开始卖假冒美容整形产品,青海、河北、江苏淮安、广东惠州等地的数家美容院,都从她这里拿货不止一次。


  若散客需要注射,她还会通过58同城联系人去上门注射,注射费每次收费500元,而这些注射操作者是否有医疗资质,她不得而知。


  警方顺势查到王秀华的微商上线彭小雨(化名)。她们双方未留电话,仅微信联系交易细节,通过微信和支付宝转账。


  在阿里大数据协助下,警方锁定位于广州的彭小雨,并在其服装店里扣押部分药品。


  彭小雨称,去年初,她开始接触微整形行业,知道这些药品在国内没有进口批文,属于违禁假药,在国内市场倒手就有几百元甚至几千元的差价,受暴利驱使,她开始销售假玻尿酸和肉毒素。


  陈飞翔告诉记者,彭小雨等人通过自称人在国外的留学生从韩国、日本、法国等国家进货,这些药品没有进口批文无法直接邮寄至中国大陆,只能靠水客夹带货品出入海关。


  彭小雨从多个微商渠道获知,2016年下半年,发往江浙沪地区的美容整形假药造成了医疗事故,她无动于衷。


  2016年9月9日,另一下线也向彭小雨抱怨,“这两天海关关口严查,有货,但是过来速度慢了一些,几个水客仓库都被缉私警察端了。没事严查个毛,耽搁事情。”彭仍未收手。


  民警陈飞翔透露,只有小学文化的彭小雨加入了100多个微商群,不到一年,就发展了数十个核心下线,一大批大学生、海归乃至模特网红,都被其纳入麾下。


  目前,本案中,警方查实的涉案人员有150人之多,遍布全国。


  而这些涉案假药已流向全国31个省市,假药品种达28种。


(2017年11月22日,连云港市政府举办“像抓酒驾一样打假——连云港东海警方破获公安部督办微整形美容假药案”打假直播,首次公布美容整形假药窝点查抄画面。假药流向全国31省市,警方在全力追缴。)


  被抓取保后顶风作案:“删掉记录,被抓了就哭穷”


  11月22日,在发布会现场,东海县公安局局长项勇称,目前到案的35名犯罪嫌疑人大多为女性。


  其中,河北一大学生黎妮(化名)在校园内被警方带走。2016年暑假,她经微商好友推荐认识了彭小雨,开始通过微商销售假冒美容整形产品,每份加价数十元到数百元不等,卖给好友和下线代理商,不到一年赚了十几万。


  与黎妮几乎同时落网的,还有一位做微商的模特陈园(化名),1997年生的陈园在百度微整贴吧认识了彭小雨,半年时间里,她从彭小雨那进了近30万元的假冒美容整形产品,这些没有批文、风险未知的假货全被她加价转卖了出去。


  2016年7月至9月,陈园连续5次问彭小雨,能否由彭小雨将美容整形针剂发到江浙沪地区,“我不敢自己发货,那边做微整半永久的美容工作室给人打美容针经常把人打出事,他们都没有资质。万一真出事,怕他们追究我们卖药的责任。”


  2017年2月,主犯之一彭小雨被捕。不到一小时,很多微商群就获知了消息,不少群的群主将彭踢出,一些昔日好友将其拉黑,有微商在微信群里破口大骂彭小雨“连累了大家的生意”。次日,彭小雨一供货上线便逃往韩国,半年后方被抓获。


  办案民警陈飞翔说,犯罪嫌疑人为了躲避侦查,互相不说底细,只单线联系,并且根据对方回话速度、朋友圈更新与否等状态发出预警或将好友直接删除。


  彭小雨下线之一林慧(化名),2016年怀孕后开始做微商卖假冒美容整形产品,2017年3月本案调查中,因其在哺乳期未被采取刑事拘留而直接取保候审,被取保时,林信誓旦旦承诺再也不碰微商假药。


  让陈飞翔意想不到的是,林慧随即将警方追查一事通知众多微商好友,继而重操旧业卖假药。


  林慧微商好友中一名同样做假冒美容整形生意的焦燕(化名)是英国一所世界排名前100的著名高校营销专业研究生,她得知林慧被抓,曾想收手,但耐不住暴利诱惑,被警方查获前还在卖假药。


  微商们不断更新预警信息——“昨晚又有一个出事了,我朋友有要跑路的了”,“火烧的很近了,我朋友好几个被抓进去”。


  甚至有人说。“我昨晚梦见我被抓了,该准备点啥?”


  林慧支招:“记录清空,群里退出来,手机藏起来,不要被找到,交易记录删掉”,“最重要是记录删掉,不要坐飞机,出去不要带工作号手机”,以防备被抓。要是万一被抓了,则需要对警方哭穷,把拿货价格说低。


  曾给她们带来巨大利益的上线彭小雨,成了她们“共同的罪人”——要不是她不小心被抓,也不至于大家担惊受怕。“她真的害死很多人。”


  警方:警企合作模式值得推广  亟待“像抓酒驾一样打假”


  东海警方介绍,此前有人使用微商途径购买的美容整形假药并使用,造成医疗事故后逃逸,由于本案涉案人员众多,部分人士仍在上网追逃中。


  整形失败的案例频被报道。2015年,27岁的大连女子李萌在一位没有整形从业资质的朋友那里注射玻尿酸,导致左眼失明。今年11月初,陕西铜川一女子婚前在宾馆里接受隆鼻,险些毁容。


  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祁佐良曾表示,有近90%的整形失败案例系“三非”整形所致:使用了非合格产品;这些不合格产品被转销至“非法医疗机构”(如个人整形工作室、非法从事微整形的美容院等);另外就是“非专业医师”操作。


  “美容整形行业鱼龙混杂,微商途径美容整形假药泛滥,利益驱使下,没任何资质的所谓医生和医院都敢随意给人注射,非常可怕。”11月22日,在发布会现场的江苏省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整形外科博士侯祚琼表示,玻尿酸注射的轻微问题为面部轮廓不雅观,严重事故为玻尿酸注射位置不对,药品随血液流动,导致栓塞、失明。使用假的肉毒毒素可能会出现过敏反应,眼部注射可能导致上眼睑下垂、不对称和血肿出血等不良反应,严重者甚至休克。


  “消费者自我保护意识不足,微商缺乏平台监管有恃无恐,犯罪嫌疑人反侦察能力极强,给警方办案增加了很大的难度。”连云港东海警方指出,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的大数据支持,对案件的侦破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而公开透明的打假直播也值得推广,对制售假货的犯罪团伙有积极的威慑作用。


  “本案堪称警企合作,共同亮剑互联网领域违法犯罪行为的又一典范之作。”著名公益律师、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指出,在打击互联网违法犯罪领域,公安机关具有职权和侦查优势,企业具有技术和专业优势,可以初步锁定和提供违法犯罪线索,协助警方提高依法打击和侦办效率。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介绍,阿里一直在与全国公安、工商、食药监等执法机关建立联动机制,持续加大打击力度挖掘线下假货源头。


  截至2017年8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共向全国各地执法部门推送涉假食品药品线索679条,协助警方破案236个,抓捕犯罪嫌疑人441人,查获涉假食品药品窝点374个,涉案金额11.95亿元。


  孙军工提到,“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假”,阿里巴巴是倡导者,更是积极践行者,“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积极响应倡议,积极参与打假的实践,不能只把功夫花在嘴上。我们主张协同共治,并呼吁所有电子商务平台、社交平台和广大商家,不藏私、不推脱的去打假,把假货的产、销途径完全堵死。”(傅闻捷 韩晓余 杨文)

 

(编辑:晏如)

主办单位:中国知识产权报社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103642号-2